Tag Archives: 空性

真正的师徒

2019-2-2

真正的大老師,就是會在你忙累到胸口都悶住了,
仍然毫不留情地,大力的呵斥你的過失,讓你愣在那裡,然後覺得很惘然。
真正的弟子,知道這是一場關於慈悲和空性的演繹,就會輕輕地對自己笑一下。
大約在17年前,我知道自己的傲慢,就至誠祈請 慧光師父用最嚴厲的方式教導我。
至今,師父沒有捨棄我,
仍然是我的大老師,
而我卻還沒能笑得出來…
這是我的除歲懺悔文。
並且深深的禮敬慧光師父。

根本煩惱的所在

2018-12-12

視頻 慧光法師大般若經隨堂開示 根本煩惱的所在

慧光師父 開示
所以對於空性
所以自性是空 自性沒有真實
就是任何一個存在 中間呢 你去尋找裡面
沒有一個實體叫作 那個東西
譬如說 車子 以前我常講的譬喻
我們認定的車子 車子也就是很多的零件的組合
然後這些零件組合起來 有某一些功能作用 能運輸東西
所以我們稱呼它作車子
但是這些零件呢 如果一個不少 把它拆了
眼前的車子 就消失了
如果再把它組合起來 耶 這個車子又出現
所以我們有一個概念 我們的概念裡面所謂的車子
到底指的是什麼 就是這些零件的組合
這裡如果組合起來的時候
我們說車子 指的那個引擎
或者指的那個門
或者指的那個ハンドル
ハンドル怎麼說啊
方向盤 說這個叫車子
那只是一個零件啊 那哪裡是車子呢
所以 我們所謂的車子在哪裡
所以在這麼多的因緣裡面去找
找不到一個真實體叫 作車子 沒有
只是概念上有這麼一個東西
但是人會在這些概念上面去執著
好像有一個什麼東西是真實的 然後叫作車子
那麼佛說 我們的存在
就是這樣子的一個存在 就是因緣和合的存在
那麼在這個因緣和合中間 沒有一個實體
我們凡夫在分別在執著
就認為有一個真實的我在這裡面
在這個五蘊身心裡面 有一個東西 叫作我
那麼 以這個我呢 作為主體
然後就對境 就客體 我是主體
就境界 客體 二分對立
然後 把自己呢 從這個宇宙天地中呢 獨立出來
好像有一個我呢 是獨立於萬物之外
一個真實不變的實體
那麼 佛說啊 這種東西找不到
這樣一個我 找不到
但是 眾生呢
像我們在聽話 誰在聽話
我啊 我在聽話
誰在講話 我啊 我在講話
就是他就在這個慣性的思惟裡面
因為我們這個煩惱習氣
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
是無始劫來這樣子
所以 我們就認為有一個主體我
在說 或者在聽
其實那樣子的主體不存在
我們只是一個眾緣和合
跟這個宇宙天地是結成一體的 不可分離的
但是眾生不這樣子理解
所以說 這個就是他的根本煩惱的所在
根本煩惱的所在

方便即是智慧

2018-11-25

視頻 慧光法師《心經》開示 方便即是智慧

慧光師父 開示
所以大智度論說
方便 即是智慧
方便 就是智慧
我們所謂的方便就是講智慧
這個智慧淳淨故
這個智慧甚深 是淳淨的智慧
變名方便
所以般若 剛開始的時候叫般若
當它淳淨了 愈來愈淳淨了
這個時候 就轉個名字叫方便
叫方便
又云 般若與方便本體是一
本質上 本來就是一體的東西
就是智慧嘛 對不對
觀照諸法實相的智慧
以所用小異故別說
因為它的作用有一些不同
所以我們就各別說
譬如金師以巧方便故
以金作種種異物
雖皆是金 而各異名
這裡是說明
空性的智慧未具備善巧之前
只是名為般若
當觀照空性的智慧
也能夠涉獵世俗有的時候
便轉名為方便
雖然般若與方便 原本是一體的
本來就是一體的 同一件事
但因為所發揮的功能
有些不一樣 不同
所以就各別命名
就好像打造金飾的打金師
我們去買金子
現在金子特別貴
去打個項鍊 打個戒指 打個盤子
各式各樣的東西
用這個金子來作
那麼 這個打金師
他就運用種種巧妙的方法
將這個金子
作成各式各樣不同的器物
雖然都是金子 但是各有不同的名字
同樣 體性是一樣的 對不對
但是它們的作用不同
如果拿來做盤子用 那它就是金盤子
對不對 是盤子
如果拿來做項鍊用裝飾品
那麼它就叫項鍊
所以各有不同的名字
是因為它的作用不同

苦,是不得自在

2018-11-21

視頻 慧光法師《心經》開示 苦,是不得自在

慧光師父 開示
下面說 又維摩經義疏
這是解釋維摩詰經的一部論
裡面有講到
它說 照無常苦 即是有慧
照無常苦
這世間緣起有 就是無常的
既是無常的 它就是苦的
有人會問
師父 這個無常為什麼是苦的呢
我也很快樂啊
我沒有感覺到苦
無常故苦
這個苦
以後我們講到 度一切苦厄的時候
還會再講
但是現在這裡稍微講一下
就是說 佛法講的苦不是痛苦而已
痛苦是苦
這是一般人所定義的苦 痛苦
但是佛法講的苦 不只是痛苦而已
佛法講的苦
應該真正來講 是一種不得自在
就是在境界當中 不得自在
那就是苦
因為凡是緣起的
凡是緣起的 就是不自在的
意思就是說
你沒辦法掌控每個因緣
你盡可能的去作
但是這件事情沒辦法圓滿
我們大家都想不老
我們也盡可能讓自己不要老
但是我們還是老 是不是
這件事情不自在
我們在這件事情上面
我們沒辦法自在
所以這個就是苦
這就是生命的實相
不是痛苦 才叫做苦
就是不自在
境界逼迫 不得自在 這就是苦
所以世間就是有充滿了這些苦
世間就是充滿這些苦
好 所以世間無常苦
能照見這世間諸法
都是無常 是苦的
這就是有慧
照空無我 謂空慧也
所以能夠照見諸法皆空 無我
照空無我 就是空慧
空的智慧
故知實慧具照空有
這個如實的智慧
它同時可以觀照空
它也可以觀照有
它不只是觀照空而已
所以般若雖然覺照空性
然而 當它也能夠涉獵世俗有的時候
此般若的功用就到達巧妙了
能了知空也是空的
這個時候它就有辦法
了知空也不可得
空也不可得
而不住著空法
住 就是取
住 就是著
所以 應無所住而生其心
那個住 就是不可取
不可著
那麼 所以如果不住著空法
亦不破壞假名所安立的諸法
所以緣起有 還是宛然
還是宛然
它不是觀空 把這些通通都破壞掉
變成虛無 不是這樣子
那麼這個時候 觀空又不破壞有
這個就叫作方便
這時候的智慧 就叫作方便

空有不二

2018-11-20

視頻 慧光法師《心經》開示 空有不二

慧光師父 開示

如大乘玄論云
初觀心未妙 故但能照空
所以一個人剛剛修行
他這個觀照的心
還不是進入到很微妙的狀態
沒有善巧
故但能照空 他只是能觀照空

既轉精妙 即知空亦空
如果這個心 越來越巧妙了
不是一種笨拙的
我們說粗拙的一種智慧
是一種靈巧的智慧
那麼即轉精妙
這個時候他就能了知 空亦空
空 也是空的
既知空亦空 而不壞假名
既然知道 空也是空性的
所以就不去破壞世間的假有
好像我們要破壞這個色法
才能夠知道 它是空的
不是
因為空 也是沒有真實
所以眼前這個境界是假名
是假名有
是如幻有 是假有
它就是空性的
但是 是空性的
我們又不執著 有空可得
所以 你不會去破壞 這個假名的緣起
它是什麼樣的因緣 得什麼樣的果
善因得善果 惡因得惡果
如是因 如是果
所以就 心不會去執取空
破壞這個假名
那麼這個時候他就有辦法涉及
即能涉有
他就能夠在有當中行走
就不會消極
剛剛講的消極啊 厭世啊
他就不會有這種想法
因為他不破壞有
這個緣起有 這種假名有
他不破壞這個事 他如實的觀察
如實的觀察
所以他能夠涉及有 而不染著
涉獵有不染著
所以 始終論之 猶是一慧
所以始終來看這件事情
是同一個智慧
只是 一個是剛開始 比較笨拙
一個是比較後面 有靈巧度了
笨拙的這種智慧 比較粗拙 粗劣的
這個般若 他只能觀空
他只能觀空
他不能涉有 不能涉獵有
所以 他在這個有當中
他還是不得自在
他還是不得自在
當他這個心
慢慢的 有一些巧妙 善巧
那麼這個時候 他再來涉有的時候
涉及世間種種諸法的時候
他就得大自在
得大自在
因此講到這個地方
我們就知道 為什麼阿羅漢
他會疾入涅槃
因為他不能涉有
世間生死是苦啊
苦就是有 是不是
種種境界 動盪不安
無常啊 動盪不安啊
面對這一些境界 他沒有善巧
內心裡面沒有善巧
他只能觀空
他不知道怎麼去轉這個境界
怎麼去面對這些境界
所以 他的內心裡面還是不自在
就是面對這些境界的時候
他還是沒辦法自在
所以說他厭生死 取涅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