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智慧

自利利他

2018-6-16

視頻 慧光法師《心經》開示 自利利他

慧光師父 開示

所以說 我們要自利
要獲得真正的快樂 解脫
我們必須要以大智慧為首
這個首就是引導
它像眼睛一樣
我們走路 如果看不清楚前方
我們可能會跌倒 會有危險
甚至走錯方向
所以 以這個為首
以智慧為首

二者利他 大悲為先
我們要利益眾生 要幫助眾生
菩薩發了這樣子的願
要以大悲心為先
就是用大悲心來幫助
引導幫助

如果沒有大悲心作為前行
我們說要利益眾生
這一件事情做不到

因為這件事情太難了
太困難了
你看 我們要了解自己
破除自己的貪瞋痴 習氣 煩惱
都已經夠困難了
眾生各式各樣的習氣
各式各樣的想法
各式各樣的性格
各式各樣的背景
我們要了解他 要幫助他
你看 這件事情有多困難
如果沒有大悲心作為前行的話
做為支柱
幫助我們來成就這件事
大概做到一半就會退縮了
沒有力量再執行下去
所以 悲心很重要

慈悲心為世間善法的根本
是諸佛的根本
世間為什麼會有善法
因為有慈悲心
佛為什麼能成佛
因為有慈悲心
所以 不管是世間還是超越世間
成佛都需要慈悲心

所以 菩薩有這兩個途徑來學習
菩薩的修行有這兩個途徑
第一個 智慧 這是自利
第二個 慈悲 這是利他

以智為首

2018-6-14

視頻 慧光法師《心經》開示 以智為首

慧光師父 開示
佛教不是信仰的宗教
為什麼佛教不是信仰的宗教
佛教不是要教導我們去信仰什麼
佛陀不是需要我們去信仰他
不是
我去拜他 崇拜他 信仰他
不是
佛陀他是一個解脫究竟的
究竟解脫的聖者
他悟到的生命的究竟實相
他體現出那個生命究竟的實相
所以身心清淨
他不需要我們對他有什麼恭敬
或者是崇拜
不需要
因為他沒有像凡夫的這種染著心
那麼 佛陀
他自己是一個真理的證悟者
他同時是一個偉大的教育者
他在教導我們
如何達到解脫的境界
快樂的境界 自在的境界
他在教導我們這個道理
我們的生命
如何獲得真正的快樂
真正的自在
所以他是一個教育者
當然 我們學習任何東西
我們在世間做任何事
都需要有信心
沒有信心就沒有動力
對不對
但是 佛法的學習
只有信心是不得解脫的
我對佛有信心
不是對佛有信心就能解脫
我對三寶有信心 我就能解脫
不是
是我必須要學習到佛所教導的法
一點一滴地去改變自己
提升自己 淨化自己的身口意
斷除煩惱
這樣子我們才能夠獲得解脫
才能夠獲得真正的快樂 自在
所以 這個不是從信仰來的
這是從智慧的開啟
我們才能夠獲得
那樣子的清淨跟自在
所以 佛法不是強調
或者以信仰為解脫的一種方法
或者以信仰達到快樂 自在的方法
不是
而是透過智慧的開啟
但是過程必須要有信心來推動

菩提薩埵

IMG_2911

視頻 慧光法師《心經》開示 菩提薩埵

慧光師父 開示

 

菩薩像什麼

菩薩像我們在古時候

應該說 以前人家燒火

燒灶 灶火

那個灶火不是燒木材嗎

那裡面的木材要燒 燒得好

是不是有的時候要拿一根

另外一根木材去給它推一下

就是翻動它一下

這樣子那個空氣

才有辦法順利地流通

然後火才會旺起來

對不對

裡面在燒的 就是眾生的煩惱

那個火代表智慧

用智慧去燒眾生的煩惱

 

那麼 菩薩他不疾於入涅槃

他幫助眾生

但是他自己就像那一根被你拿來

翻動那些其他木材的那根木材

他自己是慢慢燒 慢慢燒

雖然他不想馬上進入到涅槃境界去

他延遲這件事 可以這麼說

他延遲 刻意地要延遲這件事情

讓他能夠久住世間 利益眾生

但是 他再怎麼延遲

他就是有一天會燒盡

所以 那個燒盡的時候

就是我剛剛講的 功德圓滿了

該度的眾生

就是有緣 也能成熟的眾生

他也都度了

那麼 如果眾生跟他有緣

但是這個眾生還沒辦法成熟

他也給他種下得度的因緣了

那麼這個時候 他功德圓滿了

那麼他就入涅槃 是這樣子

 

般若

2018-4-18

慧光師父 開示

智慧,就是從對方的角度去了解他,
而不是從我的角度去了解。

正思惟

2017-11-9

視頻 慧光法師《心經》開示 正思惟

 

慧光師父 開示

在菩薩的心中 他分別思量
就是前面
這是還沒開悟之前分別思量
破除他的邪分別
我們後面還會再講
就是 我們的煩惱就是邪分別
顛倒的分別 錯誤的分別
所以才叫做煩惱
所以要把這個糾正 要轉過來
學佛不是讓自己
頭腦不作分別的意思就是
什麼都不知道
不分別
一般的理解 不分別或者無分別
無分別心 無分別 不分別
就是 你不用試著去了解什麼
你不要分別
這是錯誤的理解
理解這個意思
叫我們不要分別 無分別
不是說不要了解
這是錯誤理解

我曾經講過 憨憨不能做佛祖
什麼都不知道
你問他什麼 他什麼都不知道
我不分別 我無分別

你問他 是這樣子好呢
還是那樣子好呢
都很好
都很好 看起來他無分別
是不是

但是事情總是有
就是說 抉擇 善 惡
它有抉擇性的
是不是
有正確性
什麼是比較殊勝
是能夠達到那個究竟的
對不對
所以不能夠說無分別或者不分別
就是完全不理解
這是錯的 這是誤解佛法
所以是字面上的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無分別 再給它加一個字

你先做沒有邪的分別
沒有顛倒的分別
所以我們要做什麼
我們要做正分別
什麼叫正分別 就是正思惟
是不是
什麼是正確的
雖然說它也不是
還不是究竟的智慧
但是 至少你可以用它
來把這種錯誤的分別打掉
遣除他 移除它

那下面還有一個問題
就是 我們可能會執著它
這就是後面的問題了
如果我們有勝解的話
應該不會產生這個問題
如果沒有勝解的話
那就會有這個問題
是智慧劍
文殊菩薩手上拿的是智慧劍
兩邊皆利
智慧劍 這個刀 這個劍
這邊是利的 這一邊也是利的 銳利的
所以不只是破它
砍下去的時候不只是破它
對不對
那個邪分別 不只是把它破掉
而且還要怎麼樣
它自己也要破掉

這個後面我們會再講

智慧 真正的智慧
它沒有染著的
所以它破它
但是它又不執著自己
沒有法執
這個時候才有辦法悟入諸法實相
就悟得諸法實相
但是你前行要有分別作基礎
你如果一開始正見都不具足
然後都沒有正確的思惟
那些煩惱執著都是障礙
進入到那個無分別狀態
什麼都不進行理解
或者就是無想狀態
無想狀態
這個不會解脫的
憨憨不能做佛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