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山路

我先做,我所說的…

2019-1-6

那時候,天色逐漸昏暗下來,但我們的車被卡在群山之間,完全無法預測什麼時候才能繼續再開回加德滿都。
比起之前大家在風塵中所飽受山路顛簸之苦,現在的窘迫頓時顯得微不足道…

不知為何,應該要擔心的我,卻笑了。
呵呵..尼泊爾,真的是生命強度的測試站。

這是第二期「和小沙彌在尼泊爾行腳」,所安排的其中一個重要的課程,二天的時間慧光師父帶著大家進入Sindhupalchowk的山區,進行225戶高山村莊布施。
四年前尼泊爾大地震這裡是重災區,但卻鮮少得到關注。鐡皮屋支持著零度以下的冬亱,我們曾經在小沙彌宗湧的家,體驗過這種冷風刺骨的穿透。
那不只是苦,是全然的無助。

這次大家將毛毯、食用油、米塩一一親自送到他們的面前,分享著我們自以為的慈悲,但是,
最終發現我們所做的不是先改變世界,而是自己…

五年前,慧光師父堅定的實踐自己出家的本願,開始了佛法教育的發心。
其實,在尼泊爾菩薩沙彌學院的辦學,每一步,
都可以成為,菩薩永不棄捨眾生的行願。

天色完全的昏暗下來,山區的氣溫下降的很快,有些人開始不安起來。

認識無常了嗎?
無常,沒有好壞!
慧光師父開始為大家講佛法,講了很多很多,大家安心了。
終於車子開動了,明月在山谷間升起來了,山路一樣如常高高低低的大力搖晃,大家請師父坐下來,但師父堅持站著面對大家說法,他想看著每一個人。

關於這一堂無常的演繹,
我牢牢的記住那天師父的結尾,
在尼泊爾做什麼事都不容易,
但是,

我先做,我所說的!

昨天深夜,跟隨師父從尼泊爾再度回到香港,進行每個月大智度論的二堂課,清晨六時下飛機
因為腳傷尚未痊癒,
師父走得很慢很慢,彷彿一座山的移動。

啊!
希望,盡未來際我一直跟得上。

希望,我們一起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