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实相

苦,是不得自在

2018-11-21

視頻 慧光法師《心經》開示 苦,是不得自在

慧光師父 開示
下面說 又維摩經義疏
這是解釋維摩詰經的一部論
裡面有講到
它說 照無常苦 即是有慧
照無常苦
這世間緣起有 就是無常的
既是無常的 它就是苦的
有人會問
師父 這個無常為什麼是苦的呢
我也很快樂啊
我沒有感覺到苦
無常故苦
這個苦
以後我們講到 度一切苦厄的時候
還會再講
但是現在這裡稍微講一下
就是說 佛法講的苦不是痛苦而已
痛苦是苦
這是一般人所定義的苦 痛苦
但是佛法講的苦 不只是痛苦而已
佛法講的苦
應該真正來講 是一種不得自在
就是在境界當中 不得自在
那就是苦
因為凡是緣起的
凡是緣起的 就是不自在的
意思就是說
你沒辦法掌控每個因緣
你盡可能的去作
但是這件事情沒辦法圓滿
我們大家都想不老
我們也盡可能讓自己不要老
但是我們還是老 是不是
這件事情不自在
我們在這件事情上面
我們沒辦法自在
所以這個就是苦
這就是生命的實相
不是痛苦 才叫做苦
就是不自在
境界逼迫 不得自在 這就是苦
所以世間就是有充滿了這些苦
世間就是充滿這些苦
好 所以世間無常苦
能照見這世間諸法
都是無常 是苦的
這就是有慧
照空無我 謂空慧也
所以能夠照見諸法皆空 無我
照空無我 就是空慧
空的智慧
故知實慧具照空有
這個如實的智慧
它同時可以觀照空
它也可以觀照有
它不只是觀照空而已
所以般若雖然覺照空性
然而 當它也能夠涉獵世俗有的時候
此般若的功用就到達巧妙了
能了知空也是空的
這個時候它就有辦法
了知空也不可得
空也不可得
而不住著空法
住 就是取
住 就是著
所以 應無所住而生其心
那個住 就是不可取
不可著
那麼 所以如果不住著空法
亦不破壞假名所安立的諸法
所以緣起有 還是宛然
還是宛然
它不是觀空 把這些通通都破壞掉
變成虛無 不是這樣子
那麼這個時候 觀空又不破壞有
這個就叫作方便
這時候的智慧 就叫作方便

究竟實相

2018-9-29

視頻 慧光法師《心經》開示 究竟實相

慧光師父 開示

這個諸法實相
唯有諸佛才能窮盡其底
只有佛 才能夠究竟實相
菩薩還在用功 還在這條路上
他還沒圓滿
但是他已經知道方向
往哪裡用功去了

那麼阿羅漢呢
阿羅漢走到半路
他走到半路呢 他就停了
他就停在那裡
為什麼他停下來呢
因為他的目標不在究竟實相
他的目的 在於解脫生死
解脫我們輪迴生死苦
因此他這個目的達到之後
他再沒有動力往深處去探究

所以說這個是諸佛才能夠測見的
才能夠窮其底
那麼就算是菩薩或者是阿羅漢
那麼凡夫就更不用講了
都沒有辦法究竟

諸法皆空

2018-9-13

視頻 慧光法師《心經》開示 諸法皆空

慧光師父 開示

是法無二 故甚深
如虛空 故甚深
這個無分別智 觀照諸法實相的時候
是法無二
這種情況達到一種不二的狀態
所以說 甚深

像虛空一樣
虛空有沒有邊際
你有辦法定義它嗎
有邊際 可以畫出一個框
你才有辦法定義它
是不是
當它沒有實體的時候
是無分別的時候 就是不二
那就甚深
甚深了
無法定義了 無法想像

所以一切萬法
若以天眼或者肉眼去觀察
只能夠見到淺顯的表象
我們如果用肉眼看
大概看到的 就是事物淺顯的表象
而不能通達甚深諸法的本質
共同本質
它共同體性到底是什麼
就是空性
諸法 它們共同的特質
就是它們都沒有實體
都是因緣生沒有實體的
那麼這件事情
用肉眼看 也看不到
用天眼看 也看不到
非得你用智慧去體證這件事
所以但若能以慧眼觀照
則能照見諸法 深不可測
如果我們用智慧
打開了智慧眼
觀照諸法實相的話
那麼就懂得 這個法深不可測

行深般若

2018-9-6

視頻 慧光法師《心經》開示 行深般若

慧光師父 開示

這是因為眾生的六種感官
及所面對的境界
都是虛妄因緣
虛妄的因緣果報所產生的
我們一般用我們六種感官
去看待這些境界
各位要知道
這些境界都是虛妄的
沒有一樣是例外
然後 我們以為它是真實的
然後用這些東西
想要去衡量 所謂的實相
或者比擬 想像
實相像什麼
永遠不能了知

好 所以這中間所知所見
也都是虛妄不實的
我們生活當中
所看到 所經歷到
通通都是沒有實體的 虛妄的境界
所以唯有依止禪定
我們在心地上面用功
依止禪定用功
以無分別智 直觀諸法的虛妄性
當我們能夠看到諸法的虛妄性
緣生緣滅 沒有實體可得
體會到這一點
這個時候才能夠說
他通達甚深的實相
所以名行深
所以名為 行深

所以空性的道理
空性的真相
不是散亂心 所能夠體證的
我們平常用散亂心
在觀察 生命的道理的時候
或者思惟生命的道理的時候
大概呢 因為這個法 甚深微妙
我們體會不到
心太散亂 太粗糙
非得你安靜下來 專注下來
用很微細的 很敏銳的觀察
直觀實相
你才有辦法有所體證

如空合空

2018-9-2

視頻 慧光法師《心經》開示 如空合空

慧光師父 開示

無分別智緣真如義時
無分別智 去觀照實相的時候
也是如此
它不執取真如相 平等冥契
它緣這個智慧
緣這個實相的時候
它是平等的證入

如空合空
它的心 是處在無分別的狀態
像空一樣
境界是無所得的
是沒有真實的 也像空一樣
所以如空合空
就是能知的心 能知的智慧
跟所知的實相
是無二無別的
是沒辦法說這個叫智慧 這個叫實相
如空合空

或者可以這樣講 如空合光
光 在這個虛空當中的時候
你是沒辦法分別 什麼是虛空
什麼是光
那就變成一體了
所以光 譬喻智慧
空 譬喻實相
好 所以這個無分別智
證入實相的時候
大概是這個感覺
就是如空合空 無有分別
沒有任何差異 是不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