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实相

諸法皆空

2018-9-13

視頻 慧光法師《心經》開示 諸法皆空

慧光師父 開示

是法無二 故甚深
如虛空 故甚深
這個無分別智 觀照諸法實相的時候
是法無二
這種情況達到一種不二的狀態
所以說 甚深

像虛空一樣
虛空有沒有邊際
你有辦法定義它嗎
有邊際 可以畫出一個框
你才有辦法定義它
是不是
當它沒有實體的時候
是無分別的時候 就是不二
那就甚深
甚深了
無法定義了 無法想像

所以一切萬法
若以天眼或者肉眼去觀察
只能夠見到淺顯的表象
我們如果用肉眼看
大概看到的 就是事物淺顯的表象
而不能通達甚深諸法的本質
共同本質
它共同體性到底是什麼
就是空性
諸法 它們共同的特質
就是它們都沒有實體
都是因緣生沒有實體的
那麼這件事情
用肉眼看 也看不到
用天眼看 也看不到
非得你用智慧去體證這件事
所以但若能以慧眼觀照
則能照見諸法 深不可測
如果我們用智慧
打開了智慧眼
觀照諸法實相的話
那麼就懂得 這個法深不可測

行深般若

2018-9-6

視頻 慧光法師《心經》開示 行深般若

慧光師父 開示

這是因為眾生的六種感官
及所面對的境界
都是虛妄因緣
虛妄的因緣果報所產生的
我們一般用我們六種感官
去看待這些境界
各位要知道
這些境界都是虛妄的
沒有一樣是例外
然後 我們以為它是真實的
然後用這些東西
想要去衡量 所謂的實相
或者比擬 想像
實相像什麼
永遠不能了知

好 所以這中間所知所見
也都是虛妄不實的
我們生活當中
所看到 所經歷到
通通都是沒有實體的 虛妄的境界
所以唯有依止禪定
我們在心地上面用功
依止禪定用功
以無分別智 直觀諸法的虛妄性
當我們能夠看到諸法的虛妄性
緣生緣滅 沒有實體可得
體會到這一點
這個時候才能夠說
他通達甚深的實相
所以名行深
所以名為 行深

所以空性的道理
空性的真相
不是散亂心 所能夠體證的
我們平常用散亂心
在觀察 生命的道理的時候
或者思惟生命的道理的時候
大概呢 因為這個法 甚深微妙
我們體會不到
心太散亂 太粗糙
非得你安靜下來 專注下來
用很微細的 很敏銳的觀察
直觀實相
你才有辦法有所體證

如空合空

2018-9-2

視頻 慧光法師《心經》開示 如空合空

慧光師父 開示

無分別智緣真如義時
無分別智 去觀照實相的時候
也是如此
它不執取真如相 平等冥契
它緣這個智慧
緣這個實相的時候
它是平等的證入

如空合空
它的心 是處在無分別的狀態
像空一樣
境界是無所得的
是沒有真實的 也像空一樣
所以如空合空
就是能知的心 能知的智慧
跟所知的實相
是無二無別的
是沒辦法說這個叫智慧 這個叫實相
如空合空

或者可以這樣講 如空合光
光 在這個虛空當中的時候
你是沒辦法分別 什麼是虛空
什麼是光
那就變成一體了
所以光 譬喻智慧
空 譬喻實相
好 所以這個無分別智
證入實相的時候
大概是這個感覺
就是如空合空 無有分別
沒有任何差異 是不二的

諸法無實相

2018-8-26

視頻 慧光法師《心經》開示 諸法無實相

慧光師父 開示

 

若諸法實相有者 應受 應著

如果你認為

應該說 如果這個諸法實相

實在是有的話

是真實有的話

那麼你當然可以生起執著

應受 應著

這個受 著

就是愛著

你就可以生起愛著的心

 

以無實故

實在是沒有一個什麼真實可得

以無實故 不受 不著

不應該生執著啊

 

若受著者 即是虛妄

即是虛誑

如果一個人他

所謂他看到什麼真實相了

然後他就內心裡面

就生起愛著 那個實相的心

你要知道 他所悟到的那個境界

其實是虛妄的

是虛妄的 那不是真實的

因為實相不是如此

 

好 那麼這是大智度論裡面講到的話

 

甚深般若波羅蜜多

2018-8-1

視頻 慧光法師《心經》開示 甚深般若波羅蜜多

慧光師父 開示
就是諸法 一切事物
有存在的叫做有
有不存在的叫做無
對不對
我們就是看到有跟無這兩種現象
從沒有到有 這叫生
從有到沒有 這叫滅
所以有相 無相 生相 滅相
有這些相
對不對
這是從現象來觀察
但是我們再往深處觀察
再往深處觀察
這一些境界沒有真實體性
是空的 是虛妄的
這就是諸法實相
實相 實相是如此
眼前看到的境界都是虛妄的
沒有一法真實
都是空性的
所以
我們再來看這有相無相的時候
這一些境界就叫做無相
所以 這裡講的無相
跟這裡講的無相
是不一樣的層次
不要搞錯 理解錯了
那麼 所以從境界來講
從我們所觀察的境界來講 叫無相
從內心 從心來講 叫無想
所以 你的內心是無想的
無想是不是就什麼念頭都沒有
當你觀察無相的時候
當你的內心觀察無相的時候
這無相是實相
無相是實相
你有沒有看到東西
有 或者沒有
有可能是有 也可能是沒有
對不對
所以 只要你很清楚
如實地了知那個境界沒有實體
不執取
都叫無想
是不是
所以無念也有這個意思
無念 心無念
就無想
所以 我什麼都不念
我就能成佛
什麼都不念 什麼都不想 不分別
都會成佛
那就錯了
所以這不是講一個無想定
不是
這是一種智慧
透過智慧的啟發
因為覺了 覺悟了實相
所以他內心無相 無分別
所以這裡講說無想
若時無想亦無等想施設言說
沒有想 也沒有什麼
也沒有等同 平等的
就是等同那個想安立的語言
就成立的語言
你內心裡面如果有分別執著
然後你就會說出分別執著的語言
對不對
所以 他內心裡面沒有分別
沒有分別
因為照見空性的時候沒有分別
這個時候 他沒有想 無想
因此他也沒有語言的一種表達
去描述那個境界
因為實相不可說
因為說就落在二法
不二的境界無法說
無法說
所以
是時名為甚深般若波羅蜜多
這個時候就叫做甚深般若波羅蜜多
所以這種心理
這種清淨的心 這種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