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Uncategorized

慈悲是包容

慧光師父說
很多人會把慈悲誤解成柔軟,就是什麼都不要緊,不是這個意思。

慈悲不是包庇,慈悲是包容。
包容是接受,跟包庇不一樣。
包庇是明知對方是錯的,卻袒護他,讓他無法改變。

對方是錯的,你能接受,這叫包容。
接受了之後不只是自己能承擔,而且還能幫助對方去改變,這個才是真正的慈悲。

有愛,就到了

從地震災區Doti 回來後,跟小沙彌在大殿寫著關於慈悲的故事。

因為山路太崎嶇顛簸了,幾個小沙彌笑倒的說因為他們都暈吐了,後來連司機也跟著吐,這個太好笑了,因為這些司機是當地人都已經是老手了。

有的沙彌難過的說,他們看到出發前特別為這些村民漏夜做的麵包,被丟棄在路旁。

但是也有一個幼兒小手緊緊握著一小塊麵包,依偎在母親懷裡,是不是有看到了那個媽媽安心的笑了?

是的,
因為慧光師父說,不要只是給東西,是要讓他們感受到愛。

小沙彌動員了二天,想像著遠方這些災民吃到這些麵包的喜悅。
出發前,因為擔心路途遙遠壓扁這幾百個鹽可頌、佛卡夏和香蕉磅蛋糕,還特別費心的裝入三個大行李箱,上飛機,然後一路在山區奔馳,最終經過800多公里…

跟沙彌說
要記得光師父說的話,
做了,就放下!

清晨這些村民集合在簡陋的學校,跟我們一樣,天未亮就從各個山頭趕過來,我們光是坐車四點出發,就花了三個多小時,很難想像他們在一片漆黑的山中到底走了多遠?

受災的人,
有的,感恩的開心的揹著米糧回去了,
有的,生氣的說他拿到太少了。
有的,不平的說為什麼那些房子沒倒塌的也來領了這麼多?

人心實在很難撫平啊!
尤其在天寒受凍的夜裡,一家人擠在臨時搭建的簡陋帳篷,不知為什麼每一天燃燒的柴火總是很難熬到天亮。

他們到底被世界遺忘了多久?

慧光師父帶著沙彌誦經祈福。
老婦人被凍傷的手緊緊合十。
有一個來自台灣的比丘帶著尼泊爾的小沙彌千里而來。

那一天 摩訶般若波羅蜜多 終於在山谷迴響不斷。
Thank you Buddha !

如果不是地震,
遙遠的doti 一定不會成為我們深深的牽掛。
如果不是來了一趟doti ,就不會知道,原來,有愛就到了。

光師父說,
慈悲不是用說的,慈悲是走出來的。

這一次,大家似乎都走了小小的一步。

慈悲無障礙

慧光師父說

這個世界有諍,是因為有對立。

怎麼化解對立?

有一個方法,就是用慈悲心。

佛經上面說,慈悲無障礙,
慈悲的人沒有對立,就是沒有障礙。

我們跟境界有障礙,
為什麼會有障礙呢?

因為有我、有你,就有障礙。

所以心要能夠包容,要能夠原諒,
要能夠接受,要能夠關懷,
這樣我們的諍就會減少。

觀受是苦

慧光師父說

我們面對任何境界,
所生起的感受都是苦的。
你說沒有啊,
我也有很快樂的時候,
我吃到好吃的東西就覺得很開心啊,
哪有什麼苦?

佛說它是苦的。
這個苦不是痛苦的意思,
觀受是苦,
是說那個受不能自在,
你不能掌控的,
它是隨著因緣生滅的。
雖然那是快樂的境界,
但隨著時間它就流失了,
痛苦的境界也同樣是如此,
都會順著因緣條件遷流變化。

離一切相

慧光師父說

你為什麼會煩惱?
因為在面對各式各樣的境界時,
你很容易被那些相束縛了,無法超越。
比如說,只要人家罵一句你不歡喜聽的話,
那一句話就是一個相,
然後你就被那句話困住了,
你的心就在那邊掙扎,
一句話就可以把你綁架了。
當我們能夠超越一切現象的執著,
這個就是佛的境界。